救援行動陷“羅生門”?藍天救援隊之爭背后|當前要聞
發布日期: 2023-10-12 10:22:17 來源: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北京10月11日電(邵萌)連日來,上海一名四歲半女童海灘走失的消息引發社會高度關注,相關救援行動也牽動著全網的心。

令人意外的是,10月8日,據媒體消息,上海藍天應急救援服務中心發布聲明稱,原定7日晚間開展的搜救任務因某些外部原因被取消,后續任何以“上海藍天救援隊”名義開展的救援活動均與該中心無關。

當日上午,該聲明迅速登上微博熱搜第一,引發網友對其突然中止搜救行動的種種猜測。隨后,一則“‘BSR藍天救援’稱搜救行動仍在繼續”的消息再度引發關注,且稱“搜救中止的消息系另一波人擅自發布,上海藍天應急救援服務中心不能代表‘藍天救援’官方”。

截然不同的說法讓眾多網友感覺“云里霧里”。這兩個有“藍天救援”字樣的隊伍有什么關系?為什么救援行動陷入“羅生門”?中新網進行了多方采訪。

兩個“上海藍天救援隊”?

中新網采訪了解到,爭議涉及到的兩個救援隊全稱分別為上海藍天應急救援服務中心和得到“BSR藍天救援”授權的上海市寶山藍天救援隊。其中,聲明搜救任務中止的為上海藍天應急救援服務中心,仍在繼續搜救行動的為上海市寶山藍天救援隊。在此前的媒體相關報道和聲明中,雙方均自稱“上海藍天救援隊”。

據媒體8日報道,“BSR藍天救援”相關工作人員表示,“藍天救援”作為中國知名公益品牌,其品牌由北京藍天救援隊所有。各地救援隊伍如果想要使用藍天救援的品牌需要得到北京藍天救援隊的品牌授權。

“BSR藍天救援”相關工作人員8日向中新網介紹,此前網傳中止搜救的上海藍天應急救援服務中心并未獲得“藍天救援”品牌授權,沒按照藍天公約開展活動,不接受“藍天救援”全國統一調度管理。其言論不能代表“藍天救援”。

“藍天救援•中國”官網顯示,藍天救援品牌管理方為北京藍天救援隊,在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設有品牌授權隊伍,各地區藍天救援志愿服務組織獨立管理、運營。

中新網注意到,該官網品牌授權隊伍查詢信息顯示,上海藍天是藍天救援•中國(BSR)旗下品牌授權隊伍,上海藍天旗下分類包括上海藍天救援隊(注:上海市寶山藍天救援隊相關工作人員稱,該隊伍即“上海市寶山藍天救援隊”)、上海機動藍天救援隊、上海大學生藍天救援隊、上海青浦藍天救援隊4支隊伍。

品牌授權隊伍查詢中,上海藍天旗下分類有4支隊伍

“藍天救援·中國”官網品牌授權隊伍查詢中,上海藍天旗下分類有4支隊伍

中新網查詢全國社會組織信用信息公示平臺發現,上海市寶山藍天救援隊成立登記日期為2023年9月21日,系民辦非企業單位,業務主管單位為上海市寶山區應急管理局。其余3個組織顯示為“該組織未在民政部門登記,請您注意風險,加強防范”。

圖片來源:全國社會組織信用信息公示平臺

圖片來源:全國社會組織信用信息公示平臺

企查查信息顯示,上海藍天應急救援服務中心成立于2014年,法人為楊春明。全國社會組織信用信息公示平臺顯示,其成立登記日期為2014年7月10日,系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管理機關為上海市浦東新區民政局。

圖片來源:全國社會組織信用信息公示平臺

圖片來源:全國社會組織信用信息公示平臺

中新網了解到,上海藍天應急救援服務中心此前曾參與多項重特大災害救援任務,包括四川雅安地震救援、河南鄭州水災救援等。而在此前的多家媒體報道中,均簡稱其為“上海藍天救援隊”。

“羅生門”背后的品牌歸屬

在公益人士王英頡看來,類似情況并非首次發生,根源或許在于北京藍天救援隊法人之爭與其品牌授權模式。據介紹,他曾任藍天救援總隊外聯部長,主導設計了“BSR藍天救援”商標,并轉讓給了北京藍天救援隊,該隊代為管理整個藍天救援的商標事宜。

公開資料顯示,“藍天救援”(BLUE SKY RESCUE,簡稱BSR)是中國最大的民間救援組織,成立于2007年,于2010年9月在北京市民政局登記注冊為民辦非企業單位。當時的登記名字為“北京紅十字藍天救援隊”,也就是后來的北京藍天救援隊。

如何理解其品牌授權模式?據媒體報道,隨著各地方藍天救援隊逐步成立,各地隊伍之間的關系也需厘清。2014年,《阜陽公約》簽署,“藍天救援”的品牌授權模式確立。北京藍天救援隊為品牌持有方,通過“北京隊-各省品牌督導官-各地藍天隊”結構維持全國體系。

王英頡認為,這一模式為后來的法人之爭埋下了伏筆。自2021年藍天救援隊創始人張勇與現任藍天救援隊品牌負責人曹偉偉關于北京藍天救援隊的“控制權”之爭走進大眾視野以來,多次起“波瀾”,兩支帶有“藍天救援”字眼的隊伍出現在同一救援現場的情況也時有發生。有些地方藍天救援隊選擇更名,如阜陽藍天救援隊更名為阜陽中青救援隊;有些則選擇起訴,其中亦有勝訴。

截至今年,雙方爭議仍在持續

截至今年,雙方爭議仍在持續

“很多地方并不了解個中緣由,認為北京藍天救援隊就是總部。”王英頡介紹, “其實各個地方(藍天救援隊)都是平行的,沒有垂直管理,這是不允許的。”

2016年下發的《關于改革社會組織管理制度促進社會組織健康有序發展的意見》中明確規定,嚴禁社會組織之間建立垂直領導或變相垂直領導關系,嚴禁社會組織設立地域性分支機構。

藍天救援隊品牌管理負責人曹偉偉2021年接受媒體采訪時也曾介紹,作為品牌方也沒有直屬管理權,只有品牌約束權。“例如,人、財、物都是各地救援隊獨立管理,我們只管商標,符合我們的商標使用標準就授權,不適合就收回來。”

“BSR藍天救援”相關工作人員9日晚告訴中新網,上海藍天救援與上海藍天救援應急服務中心是兩碼事。8日作出回應是因為上海藍天應急救援服務中心并非“藍天救援”品牌授權下的隊伍,其言論不能代表“藍天救援”,搜救工作還處于緊張工作期,上述聲明的發酵對搜救工作造成了一定干擾,也對“藍天救援”品牌形象造成了傷害。

在王英頡看來,如果問題不從根源上解決,類似現象可能還是會持續出現。

中新網注意到,今年9月30日,張勇在“遠山說”公眾號上發布了《藍天救援關于更換VI標識系統、救援電話的公告》,稱將于2023年10月1日正式啟用。就在啟用當天,北京藍天救援隊公眾號發布信息稱“藍天救援隊相關標志、標識并未更新變更。不要聽信任何變更、收費、升級之說。”

海灘失蹤女童救援行動仍在繼續

那么,救援行動是否已中止?是誰在救援?

上海藍天應急救援服務中心隊長助理高峰10月7日上午曾向中新網介紹,接到求助信息并與女孩家屬溝通確認后,該隊5日第一時間派出17名隊員前往事發的南匯新城海灘參加搜救,同時上報給了浦東新區應急管理局,6日搜救隊員增加到了27位。7日,該救援隊早9點左右隊員已到達現場。

而根據媒體報道,7日深夜,該隊伍就發表了關于搜救任務因某些外部原因被取消的聲明。8日,中新網就此向上海藍天應急救援服務中心相關工作人員求證,對方稱聲明內容只是想告知一下,原因不方便說。關于“是否會繼續參加救援”這一問題,對方表示“在分析”。

關于中止救援的“外部原因”,王英頡稱,根據他了解到的情況,并非是有人叫停,而是上海市寶山藍天救援隊來了之后,上海藍天應急救援服務中心一方面跟相關部門對接時比較混亂,另一方面也想規避同處一起救援可能會引發的爭議和混淆風險。

“BSR藍天救援”相關工作人員9日向中新網介紹,當日,南匯新城海灘搜救行動仍在繼續。該工作人員8日曾告訴中新網,后續救援會根據事態實際情況由指揮部作出指示,但目前還沒有接到停止搜救的命令。

上述工作人員稱,也有看到不少了解情況的群眾為此發聲。“作為合法注冊的藍天救援隊伍,看到社會上有這樣的熱心舉動就足夠了。”

針對此事,紅網日前評論稱,“分家”事小,救人事大。不過不管上海藍天應急救援服務中心與“藍天救援”之間如何,其最根本的目的都是在危機面前挽救每一個受困生命。(完)

 

關鍵詞: BSR 救援隊 北京隊 羅生門 外部原因

?
国产乱人伦 在线观看_图片小说视频一区二区_久久精品国内一区二区三区_99久久免费只有精品国产